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中有“彬”

个性有方,处世有彬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分床  

2012-10-13 22:44:47|  分类: 我和孩子的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中国的孩子,似乎都要经历两个断乳期。一个是生命的自然断乳,通常发生在周岁左右;还有一个就是“分床”时期,因个人、家庭不同因素,时间从2周岁,一直漫延到12周岁。这个断乳时期,有的孩子过度顺利,有的孩子却纠缠不清,有的孩子时好时坏……唉,说不清!

女儿分床

       女儿的分床,从今年暑假准备开始。因为她俩暑后二年级了,从孩子独立的角度,是该分床了。

       我又一次提议,她俩没有回应,好像没听见。等我再连续说了,姐姐问:“妈妈,你不爱我了吗?”妹妹依旧问:“为什么必须分床呢?”这两个问题,她俩问了几十次,我也回答了几十次。然而,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   眼见就要开学,我果断地离开她俩,让她们独立睡觉。她们没有大哭大闹,只是撅着嘴,一个说:“不许关灯,我不睡,要看灯。”一个说:“我就坐着,等到天亮。”我明知这是“要挟”,可就是心疼女儿,又给了一个没用的承诺“那就再睡一晚,明天再分”。这个的故事,就一天天上演,一直到开学。

      开学后,真的分床了,两人不开心。一天早晨,姐姐红着眼睛,显然是没睡好,她说:“我昨天晚上没睡觉,想叫你陪我,看你睡得熟,就又回到床上坐着了。”妹妹说:“妈妈,姐姐夜里哭了,后来我也哭了。”这么一说,“分床”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   ……分床,仍在继续努力!

外甥分床

       外甥,一个比较独立的小男孩,从小班的那个暑假,就独立在自己卧室睡觉。他的父母逢人就夸,他也在家里亲戚的一片赞扬声中,成功分床。

      已经四年级的他,今晚却在我的家里撒泼。姐姐姐夫来我家吃饭,临走时,他闹了一出,非要和妈妈睡一起。我姐一听头就大了,拍拍脑门子,无奈何地求助我:“方彬,怎么办呀?从国庆8天长假,就开始出现反常,非要和我睡觉,简直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  我自己的问题都没有解决,我只能说一句:“多沟通沟通吧!问清他到底怎么想的。”外甥越发“放肆”,躺在地上,非要答应回家和妈妈睡,才肯离开我家。最终,上演了“拳打脚踢”现场版,然而,即便是无情的“镇压”,外甥的气焰仍然嚣张。我姐实在受不了了,同意将“双休日”定为特殊日,可以和妈妈一起睡。

       外甥的“斗争”终于取得了阶段性“胜利”!

学生分床

       暑假,参加一个男生考上大学的“谢师宴”。

       他,是家族里唯一的男孩。听着“嘟嘟”的小名,就知道是个“宠儿”。小时候长得胖嘟嘟,个子不高的他,虎头虎脑。长大了,真的没多大变化,只是原有基础上进行了N次方。

       看着他,想起他妈妈曾经讲的一段分床的往事。分床后的一夜,她睡得正香,忽然感觉耳边有声音,睁眼一看。只见儿子冬天的夜里,穿着睡衣,冻得牙齿“咯咯”直响。她心疼地把冻得冰凉的儿子搂起。又一夜,她起来上厕所,发现儿子裹着被子,就躺在床边地上睡着了。再一夜,儿子蜷缩在他们的脚下睡着……再后来,也就渐渐分开了,虽然“战线”拉得很长。

       总之,这样的生活故事,总是记忆在母亲的回忆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孩子的第二次成功“断乳”,也是宣告“长大独立”的象征之一呀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